硅谷神棍指南:如何成功预测巨头的并购趋势?

最近一阵子,硅谷巨头们开启了买买买模式,一个月完成并购案 7 宗,资金规模达 86 亿美元。


并购数量不可谓不多,资金量不可谓不大,速度不可谓不快。但,这些都不是我们关注的重点。真正值得关注的是,这波并购潮到底是不是增长型并购狂潮席卷而来的信号。


(增长型并购:是指通过收购增加收益,而非简单合并。


为什么要搞清楚「增长型并购」和简单合并的区别?


首先,让我们快速浏览这些并购案:在 7 宗并购案中,有 4 宗是私募股权投资公司的收购行为,它们分别是:


· Vista Equity Partners 收购 Marketo 和Ping Identity

· Accel KKR 收购 Sciquest

· Thoma Bravo 收购 Qlik Technologies


这些交易跟过去的一些科技行业并购案一样:采用私有化形式或者被科技巨头兼并的非增长交易,极有可能引起并购总体量的萎缩。


回想下 2000 年的科技泡沫,你就知道此言非虚。



增长型并购需要区别于简单合并的重要原因是,它预示着投资大趋势的转向,产品将进入新周期。


因此,剩下的 3 个云服务收购案值得特别关注。它们分别是:


· Salesforce.com 以 29 亿美元收购电子商务软件平台 Demandware

· 甲骨文收购能源效率云服务商 Opower

· 甲骨文收购建筑业云服务公司 Textura


收购完成后,前者的产品线得到扩展,地理分布也有一定延长,这种精心安排能使科技巨头们在高位继续保持增长。




驱动「增长型并购」的条件


但是,大规模的增长型并购潮会出现吗?最近 Salesforce.com 和 Oracle 的收购行为是否预示着,其他科技巨擘(如思科和微软)也在摩拳擦掌?


回答这些问题之前,我们需要知道推动增长型并购需要满足哪些条件?


条件1:核心业务营收增长放缓


科技的本质就是产品,每个产品都有周期,营收与其周期密切相关。


所以,当一家公司进入了产品周期的末端时,营收增长自然会放缓。此时,只有当公司找到重振产品周期的途径,或者有更好的新发明、收购了强有力的新产品,才能避免周期性萎缩,才能继续在硅谷呼风唤雨。


IBM 已经连续 16 个季度出现营收下滑,这就是一家公司遭遇产品周期末端时所面对的窘境。除了在 AI 和区块链的长期投资上进行押注,其 CEO 吉尼罗曼提还透露他们同时进行了 200 个试验项目。但这些是否能够把公司拉出泥潭?我们需要拭目以待。


面对这种 IBM 类公司,短期产品遭遇瓶颈、长期投资回报不明、正在寻找新方向,你可以很清楚的预测到,为了防止短期营收下滑,它们一定会诉诸并购手段。


条件2:高现金流


并购需要资金。


对比同等市值的公司,衡量它们收购能力的重要标准就是资产负债表上是否拥有大量现金。如果现金流充沛,则意味着公司能更从容地发起收购要约。


所以,在同等市值条件下,当公司有高比例现金时,我们可以预测更多并购活动。毕竟,最具有创新性的公司,都会把他们的现金重新投资到更有成长性的未来(而不只是给股东分红),以保证继续领先,并创造更高市值。


条件3:增长的(至少是稳定的)市盈率


如果一家公司的市盈率长期居高不下,任何 CEO 都会对收购蠢蠢欲动。特别是当它比目标公司的市盈率高得多时。


为什么?


收购一家有着光明前景但估值又没那么高的目标公司,现有股东在收购案中可赚取得收益显然更高,这将令收购案看上去极具诱惑力。反之,收益稀释就很糟糕,很可能打击并购积极性。


另外,如果你不能有长期较高的市盈率(像我们看到 2000 年科技泡沫那样),那么你至少想要有稳定增长的市盈率,最差也不能被看衰。如果市盈率处于震荡状态,董事会将很难预测并购行为带来的是利润稀释还是增值,因此,他们更可能稳坐泰山,直到市盈率稳定再出手。



2
( 0 )
发表评论
下拉加载更多
分享文章

轻扫二维码  
随时分享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