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里的相机魂:关于宝丽来的继承者们

在某个阳光和煦的午后,Frederick Blackford 跟朋友在旧金山海耶斯谷附近买咖啡。


当他们在谈论宝丽来的时候,被柜台后的咖啡师无意听到,咖啡师瞬间被这个话题吸引并加入了他们的对话。对咖啡师而言,宝丽来这个词儿现在听来确实有点老派,但这毫不影响用它来拍照的逼格。


如你所知,宝丽来在多年萧条之后,终于结束了自己的相机和胶片生产线。



宝丽来拍立得

堪称一代文艺青年的回忆


但这丝毫没有影响文艺青年们对于宝丽来的疯狂热爱,毕竟「文艺不死」。


所以,Blackford 现在正跟他的合伙人 Tommy Stadlen 以及一支十来人的小团队秘密谋划下一代宝丽来,他们找了个离宝丽来旧址几码远的马杀鸡店楼下的地下室当办公室,搞得跟拍特务片一样。


是的,「2016 新一代酷炫无限宝丽来」再也不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小相机了,它变成了 iPhone 上的一款 App——Polaroid Swing。这名字除了向 51 年前发行的超火 Swinger 宝丽来相机致敬之外,更是揭示了这款应用能让你每秒记录 60 帧画面并晒到全世界的特性。


到目前为止,宝丽来在「动图」方面的尝试并不顺利——它们在 1977 年推出了能够拍摄小视频的 Polavision,然后,一个大写的失败。


这么多年来,宝丽来最流行的始终是照片、照片和充满文艺范的照片。但新的 Swing 希望给用户带来不一样的体验——你可以利用智能手机捕捉生活精彩瞬间,点击播放键就会有流动的画面出现在眼前,单个的瞬间都被串连起来组成一个「超迷你电影」,同时又不丢失宝丽来自带的文艺腔。



Frederick Blackford 和 Tommy Stadlen


Swing 的两个创始人 Frederick Blackford 和 Tommy Stadlen 的故事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这对青梅竹马的小伙伴八岁那年都住在伦敦大街,两人因此而结缘。Stadlen 后来成为了管理咨询记者,跟BP 前 CEO 联合出书,后来还成了政治咨询师,于 2008 年参与了奥巴马的竞选活动。Blackford 则创立了一家市场咨询公司,帮助运动员和运动协会与科技公司建立联系。


2013 年,Blackford 天生的「生意雷达」探测到宝丽来,他觉得这是一门有前景的生意。但当他深入研究了宝丽来后,意识到宝丽来的创始人 Edwin Land 作为技术专家和企业家完成了一系列创举和对品牌产生的文化影响,这让 Blackford 思考的维度远远超越了单纯的市场合作。


Blackford 认为,如果现在把传统宝丽来跟新技术结合起来,与一群工程师、设计师、投资者协作,那么宝丽来很有可能迎来又一个春天。


这一构想经过一年努力终于变成了 Swing app,这款 App 承袭的除了宝丽来的名字之外,还有宝丽来经久不衰的文艺腔调。



Swing 的应用界面


一开始,Blackford 跟 Stadlen 打算把店开在 NYC,他们觉得来自波士顿的宝丽来本来应属于东海岸;但后来,Blackford 发现他们请的人基本来自苹果等等硅谷大企业,他觉得是时候把工作重心挪到西边。


这个决定很快就被证明是正确的,Twitter 的联合创始人 Biz Stone,他在听说 Swing 的概念后决定加入,并出任公司的主席。Instagram 的重量级人物 Cole Rise 也成了 Swing 的常驻设计师。


目前,Blackford 和 Stadlen 的公司注册名叫 Grasscrown,而不久的将来它们会注册 Swing 的商标,但无论是 Grasscrown 还是 Swing,他们最在乎的无疑是那个具有魔力的名字——宝丽来。


宝丽来商标的持有人自然是宝丽来公司,但是 Grasscrown 已经跟宝丽来达成协议,后者持有前者部分股份,要知道,这可是宝丽来第一次进行这种投资。


Swing 的出现并不意味着要彻底颠覆宝丽来的光辉历史。宝丽来一开始就是血液中流淌着英伦格调的波士顿产物,而非阳光型加州创业公司。


况且 Blackford 跟 Stadlen 在工程技术领域连半吊子都算不上,不是类似 Edwin Land一样的闪闪发光的科学怪人,即使他们想搞相机,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跟经典的宝丽来相机相比,Swing 仅仅只是一个小巧的 iPhone App,但它有着其存在的必然意义——毕竟在现在这个智能手机称霸的时代,不把拍照神器跟 iPhone App 结合起来,可能连你的大舅妈都不同意。



美国宝丽来公司创始人

即显摄影发明者 Edwin Land


回到 1970,宝丽来创始人 Edwin Land 当时想做的是「一个能放在衣服口袋里的未来相机」。若干年后他整出的 SX-70 震惊了世界,虽然似乎装衣服口袋里略困难,但它使用起来的容易程度简直不要太好。凭借 SX-70,Land 开始幻想让宝丽来火过当时各种电话。


换句话说,就是 Land 神预测到了现在人类会拿着那种只有衣服口袋大小的四四方方的玩意儿到处拍照。


虽然宝丽来的产品在上世纪 70 年代后期成为了当时的爆款,经受住了 35 毫米胶片相机的考验。但 Land 的退隐加上数字摄影的崛起,让宝丽来不可避免地衰落。


2000 年以后,宝丽来破产过两回,2006 年相机断产,2008 年胶卷断产,公司的老板换了无数回,俨然一种「美国波士顿,美国波士顿,最文艺相机厂,宝丽来相机厂倒闭了!」的即视感。


但好在最后,宝丽来还是在夹缝中生存下来,但是曾经的风光不再,只能靠出卖知识产权为生。无数公司给钱买它的芳名儿,然后被用到各种产品身上,比如数码相机,内嵌打印机,高清电视等等等等。


所以,Swing 不过是另外一个收买它灵魂的买主而已,买的是它仅存的风韵。事实上,类似的 App 已经存在,但是 Blackford 和 Stadlen 想避免把 Swing 搞成另一个只为了复古而出现的 App。


他们舍弃了宝丽来著名的彩虹条,拍出的照片也并非方方正正,而是根据人像而成形的。想想我们的霉霉泰勒.斯威夫特,她几年前出的专辑《1989》的封面还用了宝丽来方正来显示抓拍的特性。



采用了宝丽来风格的《1989》封面


Swing 的开发者一直在为他们的 App 增加自己的特色,避免过于宝丽来化。虽然团队只有 10 个人,但是有超过 200 个评测员,以及 Instagram 的大神 Cole 压阵。Swing 里面也用到了高科技——前 Apple 工程师整出来的插值技术,来保证拍摄的小视频明快而流畅;Swing 尝试了不同帧数,把 iPhone 的技术参数已经利用到极致。


Stadlen 坚信 Swing 可以在数码界乃至实物界立足:在最理想的情况下,实体宝丽来最终甚至会成为 Swing 商业模式的一块。


愿景都是美好的,但目前来看,跟其他创业公司推出的 App 一样,离了 Apple Store,Swing 也无以为继。


所以,在利用宝丽来的名气时,Swing 也给自己提出了额外的挑战——不能搞砸宝丽来的牌子,如果可能的话还得为宝丽来来一手助攻。Swing 的开发者如果能认真肩负起这个责任的话,哪怕只是态度上的认真,宝丽来死忠们也会心怀安慰。


宝丽来辉煌时期的员工 Phil Baker,宝丽来专利的拥有者之一,曾表示过宝丽来是不会回到从前的。但他同时也承认,看着这些激情满满的小伙子为了复兴宝丽不断努力,的确会让人心中感到温暖。


如果 Land 还在世,他会怎么看待 Swing 呢?要知道,Land 曾经连宝丽来自家的产品都嘲笑过,作为高富帅的他,偏好皮质和金属质感的 SX-70,那种充满廉价塑料的产品是入不了他眼的。


唯一能确定的是,Land 的精神不灭,他对宝丽来的贡献也不灭,如果我们还需要为 Land 做什么的话,那就是记住他,一直记住他,通过任何可能的方式,包括 Swing 这样的带有宝丽来烙印的产物。




5
( 0 )
发表评论
下拉加载更多
分享文章

轻扫二维码  
随时分享好文